Author Archive

整理了我2013年的读书清单。第四年列书单了。按惯例:2013年开始读但没读完的书没列进去,有些书以前读过今年重读的,也列入其中。继续感谢帮助我回忆起我读过这些书的程序。它们是:豆瓣,我的独立微博 River’s Whisper,北京市公共图书馆系统的“借阅历史”功能,京东、亚马逊、当当、苏宁、孔夫子等电商网站的购书记录,以及我的电纸书Boox。另外特别感谢绿猪——多数时候,她是我悦读感受主要的分享者与交流者。
(更多…)

  2013年11月23日,中国国防部宣布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。这一公告是否符合现行国际法规则?有何国际法效力?是否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?均是值得分析的法律问题,本文试探讨之。
(更多…)

这两天整理出了我的2012年读书清单。这是第三年列书单了。按惯例:2012年开始读但没读完的书没列进去,有些书以前读过但忘记了内容或细节,重读时的感觉接近新读,也列入其中。继续感谢帮助我整理出这份书单的程序。它们是:豆瓣、我的独立微博 River’s Whisper、北京市公共图书馆系统的“借阅历史”功能、京东购书记录、亚马逊购书记录、当当网购书记录、以及我忠诚的老仆:电纸书Boox。
(更多…)

把2011年我读过的书拉了一张清单。11年开始读但没读完的书都没列进去。有些书多年前读过但内容已记不太清楚,重读时的感觉接近新读,也列入其中。继续感谢帮助我整理出这份书单的程序。它们是:北京市公共图书馆系统的“借阅历史”功能、我的微博、豆瓣、淘宝购书记录、卓越购书记录、当当购书记录、还有everything软件。
(更多…)

  赵晓力的“中国家庭资本主义化的号角”[1] 以及“反哺模式与婚姻法”[2] 两篇文章共同组成了他对“《婚姻法》司法解释(三)”[下称“《解释》(三)”]的批评。在一干批评声中,赵晓力贡献了一个独特的视角:他将2001年以来婚姻法的修法与释法解读为“资本主义化”的进程,并谴责这一进程瓦解了中国传统家庭的“反哺模式”,以此作为否定《解释》(三)第七条的理由。但这两篇文章对中国传统家庭财产模式的解读、对“资本主义”标签的使用、对《解释》(三)第七条的理解都过于随意,这使得文章的主要观点在事实和逻辑上存在较多缺陷,因而难以成立。
(更多…)

最近很流行晒书单。我也把自己2010年读的书,拉一个单子出来。我必须感谢帮助我想起我读过这些书的程序。它们是:北京市公共图书馆系统的“借阅历史”功能、我的微博、豆瓣、淘宝购书记录和卓越购书记录、还有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。
(更多…)

 

《我的唐朝兄弟》,杨树鹏导演,2009,中国

 

  导演杨树鹏说要拍一部向黑泽明致敬的影片。他的确做到了。比如胡六狂浪尖啸的时候是有点儿像菊千代,村民的愚钝和狡黠也和《七武士》如出一辙。某些地方,他还做过了头。例如《七武士》最后的马踏稻田之战是经典,《我的唐朝兄弟》中的武戏就从头到尾都是稻田马战。仿佛因为北京烤鸭好吃,就把满桌菜都换成北京烤鸭,让人没处下筷子。片中还能见到其他日本导演对杨树鹏的影响。像村民追击强盗时,赵四郎拔刀误伤胖子的桥段,抄自北野武的《座头市》。
(更多…)

《怪医杜里特的故事》,Hugh Lofting著,梁家林译,太白文艺出版社,2008年

 

  我初读陈伯吹翻译的《兽医多立德的冒险故事》是在1986年。那时不满十岁,很想读到后面的故事。二十二年后,我在书店里看见梁家林的译本,忙上网查了查,才知道这套童话已经被全数翻译过来,还不止一个译本。

  在梁家林的太白版和任溶溶的新蕾版译本之间,该收藏哪一版,我犹豫了好几天。任溶溶翻译的阿·林格伦是我从小熟读的,心底更信任他的译笔。但新蕾版出版在6年前,其中几册现在网上哪儿都买不到,是个残卷。而梁家林的译笔我不熟悉。

  首都图书馆的书库同时藏了这两个译本,我把它们借出来,随手抽取《杜里特的邮政局》(新蕾版:《杜利特医生的邮局》),对照着读,看自己更喜欢谁的译笔。一读之下,小小的吃了一惊。
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