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


shuangzhaolou

《双照楼诗词稿》,汪精卫 著,汪梦川 注,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,2012年

 

  双照楼主人汪兆铭,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浓墨重彩的人物。除却国共两政权对他脸谱化的粉刷外,史家对他比较公允的定评,可以唐德刚之论为代表:

  “汪是位很标准的文人、诗人、情人,他不应也不能搞政治。但是后天环境引他误入政坛,用非所长,接连犯了十大错误。全国人民、全党同志敬之,爱之,厚望之,原谅之,所以他犯了九次错误都能东山再起。只是他第十次则犯得太绝了,全国人民和大多数的历史学家都无法原谅他,汪氏就遗臭万年了。”(唐德刚《袁氏当国》)

(更多…)

《怪医杜里特的故事》,Hugh Lofting著,梁家林译,太白文艺出版社,2008年

 

  我初读陈伯吹翻译的《兽医多立德的冒险故事》是在1986年。那时不满十岁,很想读到后面的故事。二十二年后,我在书店里看见梁家林的译本,忙上网查了查,才知道这套童话已经被全数翻译过来,还不止一个译本。

  在梁家林的太白版和任溶溶的新蕾版译本之间,该收藏哪一版,我犹豫了好几天。任溶溶翻译的阿·林格伦是我从小熟读的,心底更信任他的译笔。但新蕾版出版在6年前,其中几册现在网上哪儿都买不到,是个残卷。而梁家林的译笔我不熟悉。

  首都图书馆的书库同时藏了这两个译本,我把它们借出来,随手抽取《杜里特的邮政局》(新蕾版:《杜利特医生的邮局》),对照着读,看自己更喜欢谁的译笔。一读之下,小小的吃了一惊。
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