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树斌案终得昭雪,差可告慰冤魂。但对于公众高度关注的聂树斌是否受到刑讯逼供的问题,最高法院再审判决书认为:“申诉人及其代理人提出侦查机关存在刑讯逼供的意见,因无证据证实,本院不予采纳。”半年前,山东高院就聂树斌案复查结论答记者问之时,也持这一观点,并详细说明了对相关线索的调查情况。从山东高院的说明来看,由于缺乏物证和聂树斌本人对刑讯逼供的直接指控,申诉方能提供的所有证据都可归为传闻证据,证明效力不足,法院在刑讯逼供问题上似乎只能得出这一结论。

  另一起备受关注的冤案“呼格案”追责也偃旗息鼓。2016年10月,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被以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、非法持有枪枝弹药罪、贪污罪判刑18年。至于冯志明在呼格案侦查中有无违法行为,是否实施了刑讯逼供的问题,诉讼中完全未涉及。公诉机关是因为同聂案一样证据不足而不予起诉,还是另有隐情,公众不得而知。
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