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很久没更新博客了,偶尔还是得来打理一下。放篇旧文章上来。)

1

“2010年13日上午,不少民众自发来到Google在北京清华科技园的中国办事处,逗留并献上鲜花表达对Google或退出中国市场的惋惜与不舍,然而不久就遭清华科技园的保安们驱逐。清华科技园的保安表示:‘向Google献花,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,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,否则属于非法献花。’

‘非法献花’一说上午出炉,下午就已传遍整个网络,成为猫扑、天涯、宽带山等众多社区热帖,百度百科、互动百科均已出现相关百科词条。有网友对此评论称,清华科技园保安口中的‘非法献花’,让中国互联网从此又创造了一个继往开来的新词。”

——天涯论坛报道

2

1月14日下午,我买了束花。本来想写两句附言,但发现很难措辞。深了浅了都不如意。最后干脆不写字,只选了一张图片打印放上去——

《飞越疯人院》海报

到了地点,发现昨天的非法献花已经被清空,今天又有一些花摆上来。7、8个年轻人站在旁边。还有4名保安在一旁围观。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非法行动。

google北京总部,图一

为了把花摆上去。稍微挪动了一下别人的花的位置。

google北京总部,图二

google北京总部,图三

google北京总部,图四

顶上一块石头压着的纸条,是奥威尔的《动物农场》——

《动物农场》

旁边一个胖哥们跟我说:“就差《1984》了。”

另一块石头下面压的留言——

“google纯爷们”

花丛中的留言——

“Baby, I Love You”

摆在前面的3本书——

google北京总部,图五

全景

google北京总部,图六

 

3

如很多聪明人在那些天里洋洋得意的指出的,google退出中国只是一个失败的企业(要我说:是玩不转潜规则的企业)找个借口灰溜溜的下台。单从博弈策略来说,我也不完全认同google的撤出行为和理由。但是,google是自08年底以来,在这无休无止的倒行逆施之中,所有网络公司无不唯唯诺诺之时,唯一一家站起来说“不”的公司。这让它迅速变成了一个反抗的符号,就像张志新对于文革的意义一样。人们这一年多来积郁的怒气,马上通过这根导火索冲了出来。因此,献花的内涵,已经脱离了支持google的商业决策,而变成了向互联网高压管制的一场隐晦抗议。

(写于2010年3月)


4

2017年update:书摘:Google退出中国内幕

“我们越深入研究,我们就愈加发现这非一般的黑客入侵,那家伙在寻找什么东西。这是带有预谋的黑客入侵。”首席首席法律事务官大卫·多姆德(David Drummond)表示。随着Google的安全专家调查,他们发现更可怕的后果。黑客已经闯入中国异见人士和人权活动家的Gmail帐号。所有的通信录,所有的计划,所有的私人信息已经落入入侵者之手。很难相信中国政府不会对这些信息感兴趣。

在几天内,Google设置了公司史上最复杂的战情室。Google一间房子里全是Google的安全工程师和政策法规方面的律师,工程师在努力对入侵取证,而律师则在考虑下一步如可行动。于此同时Google的高层在开一场接一场的开会,商讨下部如何行动。他们争论的问题与五年前入华时争论的一样:“在中国,到底该如何做是好?”Google最初希望中国能够领会到它所做出的妥协,并容忍Google悄悄放松审查的的举措。但结果与之相反,这次Google受到了攻击。